国学日课 | 啼到春归无啼处,苦恨芳菲都歇

中华诵手机网 2018-08-10 09:41:48 来源: 搜狐
  宋词

  “

  贺新郎·别茂嘉十二弟

  辛弃疾

  绿树听鹈鴂[1]。更那堪、鹧鸪声住,杜鹃声切。啼到春归无啼处,苦恨芳菲都歇。算未抵、人间离别。马上琵琶关塞黑[2],更长门[3]、翠辇辞金阙。看燕燕[4],送归妾。将军百战身名裂,向河梁[5]、回头万里,故人长绝。易水萧萧西风冷[6],满座衣冠似雪。正壮士、悲歌未彻。啼鸟还知如许恨,料不啼、清泪长啼血。谁共我,醉明月?

  注

  释

  [1]鹈鴂:伯劳鸟,常于春分鸣。

  [2]马上琵琶:石崇《王明君辞序》:“昔公主嫁乌孙,令琵琶马上作乐,以慰其道路之思。”

  [3]长门:汉武帝陈皇后失宠,被贬居长门宫。

  [4]燕燕:《诗经·邶风·燕燕》:“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”《毛传》:“卫庄姜送归妾也。”

  [5]河梁:《文选》李陵《与苏武诗》:“携手上河梁,游子暮何之?”

  [6]易水:荆轲自燕入秦刺秦王,燕太子与宾客白衣冠送行至易水。荆轲作歌,有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之句。

  解

  析

  辛弃疾(1140—1207),字幼安,号稼轩,历城(今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)人。少年时曾聚两千人参加耿京的抗金起义军。有过匹马踹金营生劫叛徒的传奇经历。回归南宋后,历任湖北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等地安抚使,在政治、军事上都采取了积极的措施以利国便民,为朝廷当权者所忌,其间被劾落职,闲居上饶二十余年。后虽被起用,但朝廷对他不重视,未能展其才用。他一生时时刻刻不忘复国,是南宋伟大的爱国词人。满腔忠愤,无处发泄,寄之于词,表现坚持抗战到底的雄心壮志。由于不得朝廷重用,也流露出抱负不能实现的消极情绪。词风慷慨激昂,与苏轼代表了豪放一派。所著有《稼轩长短句》。

  这是一首送别词。辛弃疾从福建安抚使罢任后闲居上饶,族弟茂嘉也被贬赴桂林,在这种背景下,兄弟分手,心情沉重,故借题发挥,抒发壮志难酬的悲愤。作者打破了上下阕之界限,浑成一片。

  上阕先写鹈鴂、鹧鸪、杜鹃的悲鸣。鹈鴂从早春开始悲鸣,令人感到悲切。鹧鸪的悲鸣更令人忍受不住。其声刚停,杜鹃在暮春时节啼声更加悲切。它们的悲鸣一直到百花完全凋谢。作者以鸟的悲鸣时间之久长,暗喻自己长期不被重用的悲苦。接着用这种悲愁与人间离别相比较,突出离别之情更令人痛苦。

  作者在上下阕之间一气列举了五种离别。王昭君远嫁而离别汉宫;陈皇后因失宠而辞别皇宫。戴妫因政变儿子被杀,自己被遣离卫国;李陵身经百战,最终身败名裂,满腔悲情为苏武送别;荆轲报燕太子之恩而易水相别。这五个历史典故虽有不同的离情别恨,但这些离情别恨都有着历史的厚重。

  作者特别盛赞了李陵与苏武的离情别恨是一种“故人长绝”,盛赞荆轲与太子丹及宾客的相别是一种生离死别的“壮士悲歌”。虽无一语提到与族弟的离别,但令族弟一同领略了历史上的悲壮的离别图景。作者用鸟的悲啼与历史上的离情相比较,点出悲鸟不只是流清泪,而应啼血了,并以此表达自己的悲痛和兄弟情深。最后以“谁共我,醉明月”结束全词,表达兄弟之间不忍离别的感情。全词情感悲愤,风格沉郁苍凉。
中华诵赛事
中华诵赛事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