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日课 | 亭皋正望极,乱落江莲归未得

中华诵手机网 2018-09-06 11:21:58 来源:
  宋词

  “

  霓裳中序第一

  姜夔

  丙午岁,留长沙,登祝融[1],因得其祠神之曲,曰《黄帝盐》、《苏合香》[2]。又于乐工故书中得商调《霓裳曲》十八阕[3],皆虚谱无辞。按沈氏乐律《霓裳》道调[4],此乃商调。乐天诗云散序六阕,此特两阕,未知孰是?然音节闲雅,不类今曲。余不暇尽作,作《中序》一阕传于世[5]。余方羁游,感此古音,不自知其辞之怨抑也。

  亭皋正望极,乱落江莲归未得。多病却无气力,况纨扇渐疏[6],罗衣初索。流光过隙,叹杏梁、双燕如客。人何在?一帘淡月,仿佛照颜色[7]。幽寂,乱蛩吟壁[8],动庾信、清愁似织[9]。沉思年少浪迹,笛里关山[10],柳下坊陌[11]。坠红无信息[12],漫暗水、涓涓溜碧。飘零久、而今何意,醉卧酒垆侧[13]。

  注

  释

  [1]祝融:衡山之最高峰。

  [2]《黄帝盐》:唐代杖鼓曲。《苏合香》:唐代软舞曲。

  [3]《霓裳曲》:即《霓裳羽衣曲》。

  [4]沈氏乐律:指沈括《梦溪笔谈》卷五《乐律》。

  [5]《中序》:为《霓裳》中的一段。《霓裳》全曲分三大段:《散序》,六遍;《中序》,十八遍;《破》,十二遍。

  [6]纨扇渐疏:入秋后纨扇渐渐不用。原喻宠爱断绝,此处指天气渐凉。

  [7]仿佛照颜色:化用杜甫《梦李白》诗“落日满屋梁,犹疑照颜色”之句。

  [8]乱蛩吟壁:许多蟋蟀在墙角啼鸣。

  [9]庾信清愁:北朝庾信的哀愁。庾信被羁留在北国后,因思念家乡,曾作《愁赋》,中有“谁知一寸心,乃有万斛愁”之句。

  [10]笛里关山:指浪迹天涯,往往在《关山月》的笛声中度过。

  [11]柳下坊陌:垂阴遮蔽下的青楼妓馆。坊陌,人家,特指妓女之家。

  [12]坠红:落花。喻以前相恋的妓女。

  [13]醉卧酒垆侧:《世说新语》:“王戎与客过黄公酒垆,谓客曰:‘吾与叔夜,嗣宗酣饮此垆,自嵇、阮亡后,视此虽近,邈若山河。’”又载“阮公邻家妇有美色,当垆沽酒……阮醉,便眠卧其妇侧,夫始殊疑之,伺察,终无他意”。

  解

  析

  这首词描写作者的羁旅之愁和怀人之思。词前有一小序,表达两重意思,一是在祝融峰乐工处得到《霓裳曲》;二是自己以《霓裳曲》的曲谱和自己的羁旅之感写下此词。

  词的上阕描绘羁旅中的愁绪。旅途中时常思念故乡,当登上亭台,极目四望,见莲花凋落,多么地想回到故乡。然而自己多年漂泊,已年迈多病,腿脚无力。如今虽纨扇不用,单衫收起,天气一天天地转凉了。但回乡却无力,已到了欲归无力的境地,感到无比凄凉。作者在感到回乡无力,自身凄凉的同时,又感叹时光过得太快,梁上的双燕,也如客居的旅人,准备飞向南方了。看到燕子双栖双飞地回归,自然也想到了先前相识相知的两位美人,她们如今在哪里呢?当月光入帘,似乎依稀看到了她们那美丽的面容。

  词的下阕回忆了当年与这两位美人相识的情景,抒发了对她们的相思之情。客居之中,在寂寞的秋夜里,蟋蟀在墙角轻啼,引起了如庾信那样的万斛愁思。因而回想起了少年时浪迹天涯的情景,与美人在《关山月》舞曲里共度良宵,在勾栏坊陌里互诉衷肠,在灯红酒绿里度过了青春的时光。心里思念着美人,又得不到她们的消息,如落红一般,不知她们如今飘在何方?只有那涓涓的流水在静静地流淌。作者对合肥两姐妹的情义,无论何时何地都无法忘怀,对她们的思念如海天茫茫,无边无际。最后以王戎、阮籍那样把最美好的思念永远保持在自己的心里作结,表达了对合肥姐妹永久的思念。《霓裳中序第一》实际上是献给这两位美人的恋曲。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