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日课 | 繁灯夺霁华,戏鼓侵明发

中华诵手机网 2018-09-29 09:06:40 来源: 岳麓书社
  宋词

  “

  生查子·元夕戏陈敬叟[1]

  刘克庄

  繁灯夺霁华[2],戏鼓侵明发[3]。物色旧时同,情味中年别。浅画镜中眉,深拜楼中月。人散市声收,渐入愁时节。

  注

  释

  [1]陈敬叟:字以庄,号月溪,建安(今福建)人,刘克庄在《陈敬叟集序》中赞其“诗才气清拔,力量宏放,为人旷达如列御寇、庄周”。

  [2]霁华:月亮的光华。

  [3]戏鼓:百戏乐舞。明发:天色发亮。

  解

  析

  刘克庄(1187—1269),字潜夫,号后村,莆田(今属福建)人。以荫入仕,淳祐六年(1246)赐进士出身,官至龙图阁直学士。他是辛派词人,其词风格多样,豪放纤秀兼而有之,著有《后村别调》、《后村长短句》。

  这首词表面上调侃敬叟夫妇,实际描绘元宵佳节盛况,抒发人生感慨。词的上片描绘元宵佳节景况,感叹自己已到中年,已失去了节日的情趣。元夕的花灯满街通明,它灿烂辉煌,盖过了月华。百戏乐鼓不断,一直响到天明。在描写元宵佳节盛况之后,笔锋转换,感叹每年的元宵风物大致相同,而人到中年,对元宵节的热情大不如前。词中一个“夺”“侵”表达“繁灯”胜过“霁华”,人光胜过天光,都已过度和过分,以此来表达和感慨自己人到中年老大无成。

  词的下片通过调侃陈敬叟夫妇,表达人生易老、物盛必衰的感慨。敬叟如同古代张敞一样潇洒,在私室为夫人画眉,又如唐明皇、杨贵妃一样相亲相爱,夫妻双双在红楼拜月。如此调侃之后,又回到对节日的描绘,待到人影人声散尽,街市又恢复了宁静,我的愁闷又涌上心头,又感到更加寂寞。与调侃敬叟中的意境恰成对比,流露出人生易老、物盛必衰的感慨。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