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日课 | 梦冷黄金屋,叹秦筝、斜鸿阵里

中华诵手机网 2018-12-06 15:42:39 来源: 岳麓书社
  宋词

  “

  贺新郎

  蒋捷

  梦冷黄金屋。叹秦筝、斜鸿阵里[1],素弦尘扑。化作娇莺飞归去,犹认纱窗旧绿。正过雨、荆桃如菽。此恨难平君知否?似琼台、涌起弹棋局[2]。消瘦影,嫌明烛。鸳楼碎泻东西玉[3],问芳踪、何时再展?翠钗难卜。待把宫眉横云样,描上生绡画幅。怕不是、新来装束。彩扇红牙今都在,恨无人、解听开元曲[4]。空掩袖,倚寒竹。

  注

  释

  [1]斜鸿阵里:古筝弦柱斜列如雁阵,故云。

  [2]弹棋局:古代弹棋,其局(枰)以玉石作成,形状中央高、四周低。李商隐诗:“莫近弹棋局,中心最不平。”

  [3]东西玉:酒器名。

  [4]开元曲:盛唐歌曲。开元,唐玄宗年号。

  解

  析

  这首词借一位美人的经历表达作者的亡国之恨。

  词的上阕描绘美人化为娇莺飞回故宫所见的凄凉情景和凄凉的心绪。开篇“梦冷黄金屋”点出女主人的身份、经历,她是陈皇后一类的失宠的女子,梦中化为一只娇莺飞回故宫,所见到的情形与先前全不一样,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她哀叹旧日熟弹的秦筝已布满灰尘,还能认出旧日纱窗的暗绿。刚刚飘过一场春雨,樱桃已果粒如豆。这凄凉的景象,暗喻南宋王朝已经灭亡。而对国破家亡的惨景,她心中郁愤难平,不愿明灯亮烛照着她消瘦的身影。

  词的下阕描绘自己对美人的仰慕和失望,表达对故国的怀念。作者把已经不存在的南宋王朝当作一位美人来怀念,她如同一杯美酒,然而却是酒已泻樽已破,不复存在了,她那美丽的芳踪,何时再现?用翠钗占卜,也无法占知她去了何处。想把她画在绢上,已无法想象出她近来的妆束。这位美人,已不属于大宋王朝,也不属于自己,所以她用过的彩扇和红牙板如今尚在,人们却再也听不懂她的歌声,也无法欣赏她的舞曲,她如同一座掩泪倚竹的雕像刻在人们的心中。词到最后写到“恨无人、解听开元曲”,情感由先前对美人的热切关注转到了对美人的失望,表达了遗老孤臣对南宋王朝悲郁的情怀。她美丽而苦难的形象雕刻在作者的心中,表达着对故国故土永久的怀念。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