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诵 > 国学培训 > > 正文

国学日课 | 凝碧旧池头,一听管弦凄切

中华诵手机网 2018-07-30 09:38:00 来源: 搜狐
  好事近·汴京赐宴闻教坊乐有感[1]

  韩元吉

  凝碧旧池头[2],一听管弦凄切。多少梨园声在[3],总不堪华发。杏花无处避春愁,也傍野烟发,惟有御沟声断,似知人呜咽。

  注

  释

  [1]汴京赐宴闻教坊乐有感:此为作者出使金朝,至汴京所作。

  [2]凝碧池:安禄山陷长安,王维被拘,赋诗云:“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官何日再朝天,秋槐叶落空宫里,凝碧池头奏管弦。”此处以古喻今,表达江山易主的悲哀。

  [3]梨园:唐玄宗选乐工、宫女数百人,教习乐曲,称梨园子弟。

  解

  析

  《金史·交聘表》载:“世宗大定十三年(1173)三月癸巳朔,宋遣礼部尚书韩元吉、利州观察使郑裔兴等贺万春节。”韩元吉作为使臣到金朝赴宴,席间所听到的本属于宋朝皇家教坊演奏的音乐,百感交集,写下此词,表达了国破家亡的悲痛之情。

  词的上阕暗用王维被拘菩提寺所作的诗意,流露出江山易主的悲痛之情。作者感到自己目前所处的汴京城类似于当年的凝碧池,宴间所听到的音乐类似于当年凝碧池乐工们演奏的音乐,自己的心境类似于当年王维被拘于菩提寺的心境。头上一根根的白发已忍受不了音乐的一声声刺激。作者深感羞辱,一个“不堪”表达了对南宋王朝久久不能收复失地的强烈不满。

  词的下阕描绘杏花含愁,御沟呜咽,表达自己内心的痛苦。作者感到杏花羞于在宫苑中开放,宁愿到荒郊野外去开放,御沟里的水都不愿流出声响,似乎在一声声哭泣。物犹如此,人何以堪。词中没有激烈的言词,但通过类比和烘托,作者对故国的深情,催人泪下。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