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诵 > 国学培训 > > 正文

国学日课 | 秋千外,芳草连天,谁遣风沙暗南浦

中华诵手机网 2019-04-11 10:08:45 来源: 岳麓书社
  宋词

  “

  兰陵王·丙子送春[1]

  刘辰翁

  送春去,春去人间无路。秋千外,芳草连天,谁遣风沙暗南浦。依依甚意绪?漫忆海门飞絮。乱鸦过、斗转城荒,不见来时试灯处[2]。春去谁最苦?但箭雁沉边,梁燕无主,杜鹃声里长门暮。想玉树凋土,泪盘如露[3]。咸阳送客屡回顾,斜日未能度。春去尚来否?正江令恨别[4],庾信愁赋[5],苏堤尽日风和雨[6]。叹神游故国,花记前度[7]。人生流落,顾孺子[8],共夜雨。

  注

  释

  [1]丙子:宋景炎元年(1276)。这年正月,元军攻入临安,南宋将亡。

  [2]试灯:元宵节前张灯预赏。

  [3]泪盘如露:汉武帝铸铜人,手托承露盘,立长安建章宫前。魏明帝时欲迁置洛阳前殿,仙人临载,乃潸然泪下。

  [4]江令恨别:南朝梁江淹,因其担任过建安吴兴令,故称江令。他曾经写过《恨赋》、《别赋》。

  [5]庾信愁赋:北周庾信初为南朝梁大臣,出使北朝,因国亡而羁留在北方,曾写过《愁赋》表达自己思念故国之情。

  [6]苏堤:西湖堤岸名,北宋苏轼任杭州通判时所筑。此处代指南宋都城临安。

  [7]花记前度:化用刘禹锡《再游玄都观》诗“种桃道士归何处?前度刘郎今又来”之句。

  [8]孺子:指自己的儿子刘将孙。

  解

  析

  刘辰翁(1232—1297),字会孟,号须溪,吉州庐陵(今江西吉安)人,少登陆九渊之门,景定三年(1262)廷试对策,忤奸臣贾似道,置丙第。以亲死,请为赣州濂溪书院山长。被荐居史馆,又除太学博士,皆固辞。入元后,隐居不仕。其词为宋末一大家,内容丰富,多感慨家国之作,词风质朴,格调悲郁。有《须溪词》。

  这首词题为送春,实写亡国之痛。宋度宗德祐二年正月,元军兵迫临安,太皇太后谢道清遣监察御史杨应奎上“传国玺”,奉表请降。三月,元挟宋帝、太后等北行。至此,偏安了一百五十年的南宋王朝实已亡国。此时作者正在临安,亲眼目睹了这惨痛的一幕。故陈廷焯在《白雨斋词话》中说:“题是‘送春’,词是悲宋,曲折说来,有多少眼泪。”

  词的上阕描绘南宋王朝被灭亡已成定局的情景,对逃亡到南海的宋宗室表达深深的惦念。国家像春天一样归去了,从此,南国的遗民再也难寻归途。南国的江山,芳草连天,不知是谁刮起一场风沙,把它全部淹灭了。对国家的灭亡,作者悲痛欲绝,对灭宋的元人表示了极大的愤怒,将其比喻为一场风沙。在这国家灭亡之际,作者惦念着南逃到南海的宋宗室,情思依依,心烦意乱,怀想着漂零海外的飞絮。展现在眼前的是残破不堪的京城,再也找不到初来时的观灯之处。词的中阕描绘宋王朝君臣、遗民和自己此时的悲哀之情。国家灭亡之际,谁的心里最苦?君臣们如中箭的大雁,坠落在北国的边城。遗民们如同梁间的燕子,大厦已倾,无所归依,面对宋朝宫殿,如一声声杜鹃啼哭。自己在这国破之际,泪水如同仙人承露盘中的露水一样多。

  词的下阕描绘国破之后自己的悲苦和孤独。“春去尚来否”,虽是痴语,却也表达着词人深沉的怀念。国破之后,自己满怀愁绪,如江淹的恨别,如庾信的愁赋。面对着苏堤的满天风雨,只能神游故国,有谁还会想到我这前度刘郎?只能流落天涯,深夜里与年少的儿子对床夜语。全词三阕,每阕都以“春去”开头,暗喻国家灭亡,表达深沉的悲哀。词中的比喻和用典都表达出悲痛之情。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