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舜徽先生谈读《诗经》之途径

中华诵手机网 2019-01-11 09:59:28 来源: 中华书局1912
  张舜徽先生一代通儒,学兼四部,被尊为国学大师。近读张先生《壮议轩日记》,乃其32岁至36岁时所记,大多为读书笔记与心得。这一时期,张先生任教于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、北平民国学院(抗战时迁入湖南)和兰州大学,在北平民国学院讲授《毛诗》、《礼记》和校雠学等课,知张先生对《诗经》素有研究,《日记》中亦时有读《诗》之法,今辑录如次,用便省览。

  1942年10月4日

  余早岁治毛、郑《诗》至专谨,后乃大悟。《诗》之大义,非济以宋人之说不易明。休宁戴氏(震)说《诗》,不薄朱子(熹)《集传》,盖以此也。陈硕父(奂)于毛公之学,可谓尽心力矣,论者犹病其固。后之人但奉毛、郑之书,而不采后起之说,夫亦曰门户之见而已,通人之学不如此也。绍宾先生(骆鸿凯)在此间讲授《毛诗》既一年,及门咸以鸟兽虫鱼纷繁,不易猝理,相与畏缩而不乐从事焉。骆公尝为余言之,余劝其稍采朱子之说以博其趣,此外吕氏(祖谦)《读诗记》、严氏(粲)《诗缉》诸书,发明诗义为多,并不可废。

  《诗集传》(中华国学文库),点击书影进入购买链接

  1944年3月

  马君(宗霍)请余为三年级诸生加授《毛诗》二小时,且从容就余谋所以启发后生涂径者。余因奉《毛传》、《郑笺》为本,而博采唐宋诸家之说补苴之,成《毛诗讲疏》,以与诸生详焉。又尝温寻《毛传》,绎其义例,成《毛诗诂训传释例》,自谓于毛公解字说经,颇能得其条贯,非特可以檃栝传注,即训诂大例,奚能逾此?然初学昏蒙,虑犹不足以语乎斯,故未举以授诸生也。

  〔按张先生《四库提要叙讲疏》经部诗类叙下云:“余早岁治《诗》,主于融合汉宋,各取所长。以为汉唐长于训诂名物,宋人善于体会辞意,贯通疏说,可以弗畔。”并附载《毛诗讲疏叙》一文,可以参考。〕

  《毛诗传笺》(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),点击书影进入购买链接

  1946年11月23日

  闭户阅《道古堂文集》,尽十数卷。杭氏(世骏)引归安慎端揆之言曰:“读《诗》当详经制,及德业盛大之实际。辟雍、泮宫,学士造才之规模也;《载芟》、《良耜》,井田重农之体制也。《瞻彼洛矣》,见一时军政之肃;《车攻》,见一时朝会之严;《出车》、《杕杜》,见抚军士之情;《六月》、《采芑》,见制夷狄之策;《皇矣》、笃公刘,见创业之艰难;作丰、宅镐,见建都之形胜。此皆经国之大猷也。于《思齐》、《抑》戒,见圣学精微之极致;于物则、民彝,见圣德神功之大端。此则德业之最盛者。”(《文集》卷四《毛诗原志序》)此诚通人之论也,以此说《诗》,方可收通经致用之效。乾嘉诸大师,解此者稀矣。

  《诗经注析》(中华国学文库),点击书影进入购买链接

  1946年11月16日

  闭户不越户限,静观赵怀玉《亦有生斋文集》。赵氏字亿孙,武进人,乾隆庚子举人。尝主讲关中书院,为学不名一家,而博雅为当时所推。吾喜其论议通核,足以兴起人,亦常发前人所未发,尤非拘虚者所能望。其论诗义有曰:“当汉之盛,燕赵间好《诗》言《诗》者,实由韩生。毛公赵人,其原未必不由韩氏。郑康成(玄)亦先通《韩诗》,故注《周礼》、《礼记》与笺《诗》颇异,然则毛、郑固皆出于韩,而人乃退韩而尊毛、郑。隋唐之际,《韩诗》尚存,已无能传之者,厌故喜新,数典忘祖,盖非一朝一夕之故矣。或曰:是为《内传》言之,至《外传》则多杂说,且不合经义,子何好之深也?夫为《诗》首忌固哉,告往贵知来者,《三百》之陈,初无达诂,一隅之举,可以例余,徒案迹而议性情,是犹闭睫而欲观天地之大也。班书言(韩)婴推诗人之意,作内、外传数万言,后人顾訾其不合诗意,何哉?”(《文集》卷二《校刻韩诗外传序》)此论为昔人所不道,而甚有理致。治《诗》者可推是意以求之,庶乎其不差矣。

  《韩诗外传集释》,点击书影进入购买链接

  1946年11月6日

  晨起,读《全三国文》至钟会《母夫人张氏传》云:“夫人性矜严,明于教训。会虽童稚,勤见规诲。年四岁授《孝经》,七岁诵《论语》,八岁诵《诗》,十岁诵《尚书》,十一诵《易》,十二诵《春秋左氏传》、《国语》,十三诵《周礼》、《礼记》,十四诵《成侯易记》(按此指其父繇所著书),十五使入太学,阅四方奇文异训。”案古人读经次第,可见于此矣。汉魏虽无大经、小经之分,其所从入,固自篇章短简者始也。
中华诵行动介绍
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榜
最新资讯